泸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读林儿小说让我思考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3:33 编辑:笔名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细细琢磨琢磨这首词用在写作路途上的味道吧。 读到了林儿一中篇小说《老疙瘩的爱情故事》,我即兴感慨写下了一段留言:“生动的故事,小说让人读起来津津有味。网络小说一般都缺乏托起主人公的情节和细节。林儿得道于对生活的细密观察和体味,也得道于取材于生活又精炼生活的素材。值得一读,值得学习!”
小说虽然描写的是农村的生活,但是,不乏作者对生活的精深了解和观察。
有人说,好像写农村的事就好写。其实,也不尽然。你写一个试试,反正我就写不出来农村题材的上品,因为深入不多。也只能写到《喝啤酒的老妪》那个程度,而且也是平平的文章,算不得上品,只能当做我记录下的一份“材料”而已,我当初也是真的当做一份“材料”留下来,怕忘了那些仅有的细节,等到什么时候有了更多的生活体味,还得有了写作 再说。反正又不是向文学刊物投稿,网上晒晒,听听评论意见,等于存档。
生活需要丰富,更需要细密地体验和体味。就拿网上最多的青年爱情题材小说,读来之初觉得很不错,也深刻。细究起来,这种深刻,是罗列许多“道理的文字”得到的。当然,这些“道理的文字”也是从生活中体会、积累、提炼和精炼而来,可是拿小说的眼光去解读,没有情节,更缺少细节,人物就很清贫,白花花的,无力无神地站在那里,小说就显得乏味,显得苍白,看不到生活图景,没有可感性。那样的小说中的主人公任是谁都可以,因为,没有写出“这一个”,好像是一个标签式的人物。只有写出仅仅的“这一个”,才会有生动的性格、性情、思绪、面孔。
林儿的这篇小说,一开头就用生动的细节吸引着读者。
“记得第一次见到疙瘩爷爷时,吓得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疙瘩奶奶连忙从屋子里跑出来抱起我说:‘林儿,别怕,别怕。这是你疙瘩爷爷。’疙瘩奶奶是村里有名的大美人。/‘他是老妖怪嘛。’我哭着说。/‘老妖怪还不快点趴下,让我们的林儿骑大马。’/疙瘩奶奶刚说完,疙瘩爷爷就笑咪咪地趴在地上:‘骑大马喽,来,骑大马喽。’”
疙瘩爷爷这个老妖怪吓着了林儿,却听话地趴在地上让林儿骑大马,妖怪却那样地善良随从,老妖怪和大美人两口子的形象是什么样?让人急于向下看,也让人急于知道一个如何丑,另一个又如何美;又怎么做了两口子?有什么戏剧性的生活?
这段开头的细节很从容地出现了,又是那样真实。真实,是形象的必然,也是艺术的概括。真实托举着形象,形象构筑了真实。纵观林儿的作品,这个开头,无可争辩地告诉我们,创作方法必然是从纷杂的社会万象中、社会生活中进行观察、分析、提炼、综合,运用形象思维来反映生活,于是,作品中的人物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我们看到了疙瘩爷爷的样子:“疙瘩爷爷长得确实很丑,丑陋到无法形容的程度。一双斗鸡眼、蒜头鼻、招风耳、豁嘴唇、大龅牙,身材干瘪矮小黑瘦,头发短得像个小和尚,脑袋像獐子那样又小又尖,最难看的是他那猥琐的两条罗圈腿哆哆嗦嗦的弯着,就像随时准备要逃跑的样子。一般人,特别是孩子,第一次见到他,都有一种恐惧感。”
作者是用眼睛在写作。作者是用手在画画。作者使用照相机在选取形象。这不是对于现实生活的平庸的照相,而是完整的深刻、直率的真实。是引起读者更加深入地、急不可耐地想向下拜读。林儿几乎在每一个自然段都有细节描写,也就把情节逐渐地扩大开来。情节,是文学作品中表现人物性格、表现故事事件形成和发展的一系列生活事件。他是人物在特定的环境中活动的产物,并由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和矛盾冲突组成的。情节一般都带有故事性,但又不是单纯的叙述事件发展的一般故事,而是服从于人物性格和小说故事的需要。情节在这里可以说又是人物性格和人物命运的历史。从这篇小说看到,情节的生动性和丰富性,强化了人物的描写目的。
如果我们在写一篇小说时,只是构建了总的写作主题,却没有很好地筛选头脑中的情节和细节积累的素材,那么无疑,就会消弱小说的可读性和可感性。如果只是有了主题,就匆匆动笔,很可能陷入雷同或干瘪的文字堆积。在写作这个问题上真得有耐得寂寞的必要。在写作这个问题上要知道在技巧、深度上一个台阶时,一定会有困惑。
就拿时代爱情小说来说,雷同的生活很多,不雷同的细节也不少。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和思想是很丰富的。比如写孤独,非得写上喝咖啡,就不如写一个人在公园里逛,这两处的景物和附近的人,都是可塑的,可以为小说增加色彩和感人情节。当然,年轻人喝咖啡的经历可能多一些,但是很难用细节写出孤独的情绪,把喝咖啡的情绪嫁接到山水之间,就出彩了。比如写在处对象时的心态,往往没有细节的描写,只是用许多哪里都能用得上的语言去叠摞,其实,还是没有很好地提取精到的细节,比如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种心态的表现,一个搭调或不搭调的对话语言等等细节。谋篇布局没有做好,匆匆上阵就没有好的文章。人物已经在自己的头脑里活了,就自然写出好的作品。林儿的这篇小说,我相信一定在头脑中转动、展现、忽隐忽现、蹦蹦乱跳得很久很久了,才动笔写出来。有一句诗说得好: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写作,如果没达到这个程度,还是慢一点动笔,当然,可以把小说的人物写成散文随笔,放在那里,等发酵好了,再改成小说。
写小说必须经过三个境界再动笔: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细细琢磨琢磨这首词用在写作路途上的味道吧。

《老疙瘩的爱情故事》

共 22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从林儿的小说《老疙瘩的爱情故事》着手分析,首先肯定了林儿小说的写作技巧和特色,对人物的刻画和描绘生动传神,用生动的细节吸引读者的眼球,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着重探讨写作的技巧,感悟写作的三重境界,其实,说真的,无论是做人还是做文,如果都能达到这三重境界,或许我们就不必呼吁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了。感知作者的思考,很有见解,只是,我觉得还可以就那三重境界进行深层次的剖析。【编辑:菊梦悠悠】【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52910】
1 楼 文友: 2011-05-28 2 :07:07 能够经常思考,的确不错,能够提升自己的理论素养和文学修养。祝好。 怒江大峡谷一所乡村中学的英语教师
2 楼 文友: 2011-05-29 10:10:17 谢谢欣雨老师对拙作写出长篇评论,林儿深感愧疚。正如老师所说;小说注重构思,也就是作品的内涵和质量。小说所叙述的情节,必须在情理之中。所谓情理之中,就是指“出其不意”,故事情节与小说中的人物性格发展要合拍,合乎客观规律,合乎生活逻辑。它不是荒诞,也不是臆造。既要写出曲折离奇,也要写在理所当然,也许这就是小说的一种特色吧。每一个作者都是自己作品的总导演,怎么让作品中的主人公演好这出戏,就要看你这个导演怎么去分配完善这些角色,从他们身上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揭露人性的真本,来完善社会发扬美德。问好老师!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5-29 18: 7:51 谢谢林儿的补充。看来写的匆忙了,你的意见很中肯。
 楼 文友: 2011-05-29 22:59:21 抓住了原作写人叙事所运用的细节特色,让人明晰感知作者独到的艺术功力,读来获益!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4 楼 文友: 2011-05- 0 11:4 :4 用心的评,是与原文作者灵魂深处的共鸣。这种共鸣,使人激动。
问好林儿姐,问好欣雨老哥。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秋季旅游出行必备药物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三岁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