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他们最弱所以要最强的保护

发布时间:2019-11-21 12:05:01 编辑:笔名

他们最弱 所以要最强的保护

原题【他们最弱 所以要最强的保护】

提示

近日,河南信阳市政府有关工作组就走失男童获救助半年后死亡一事,向家属出示了一份赔偿清单,家属获赔合计133946.15元。清单同时注明划分,其中死者自身患恶病质承担70%、死者父母监护不力承担15%。家属对此表示不能接受。

10多年前,当收容遣送制度废止,我们期待新的救助制度能散发温暖、体现人性光辉和社会良知,我们想象着流浪的人们

,无论老弱病残,都能够在那里得到热乎乎的饭菜和暖和的被褥。但个别地方、个别救助站时不时传出丑闻。

还记得2013年初,《三湘都市报》曾报道说,因为在短短数天连续出现两起流浪汉被冻死的事件,化装成流浪者去暗访,结果被送到救助站后遭遇捆绑和殴打。在救助站大厅里,还有一名担架上的老年流浪男子被捆住了手脚。

这一次河南发生的事件,或许又让我们窥见了某些救助站里令人不忍直视的真相。

如果说,被救助的男童仅仅死于急症或者意外,那么我们也可以理解,因为即便是在父母的关爱之下,每年也有一些孩子被死神夺走。但是,那个被救助半年的孩子死时重度营养不良,有伤痕,有褥疮,还有多部位结核病变尸体是不会说谎的,别说亲生父母,任何一个有良知、有同情心的人想象着那个孩子死前的遭遇,恐怕都会心痛不已。

救助站只需要承担15%的无法接受这一结果的同样不仅仅是死者的父母!

当纳税人的钱通过财政拨款的方式流到了救助站,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笔钱被拿来用在了最无助、最底层的人身上,而不仅仅是发了工资。一个未成年的智障孩子在救助站死亡,死掉的时候几乎瘦小成了干尸,他却还要为自己的死亡承担七成的,如果那个可怜的孩子知道了这个结果,他能否安息?

对于此事当中的划分,显然需要摆脱地方保护,由上一级的部门来进行认定。或者,检方应该以玩忽职守、渎职罪将救助站告上法庭,让法官给出更权威的判断。

除了厘清男童死亡的划分,此事也再一次说明救助站本身需要救助!尽管制度改变了,但救助站里某些工作人员的理念却并未改变,他们还是习惯于管制,而不喜欢付出爱心和服务。

那么,我们能不能给救助站彻底换换血?在社会上,其实存在很多的爱心人士,他们看到流浪的小动物都忍不住伸出友爱之手。如果救助站的工作人员都是从那些心存善念、怀抱爱心的志愿者当中招募而来,捆绑、虐待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

如果说男童死于救助站还是极端的个案,那么最近发生的几起幼儿园虐童案则提醒我们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能只停留在纸面,更不能只停留在一时一地。

据报道,就在6月9日当天,北京、福建、河南三地相继被曝幼儿园虐待儿童事件,有的孩子被针扎,有的孩子被老师用订书钉钉耳朵

古语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面对老弱病残,和最无力保护自己的社会底层群体,每一个相对而言更有力的强者,都应该是心怀爱与怜悯的。每个人对待弱者的态度,反映的是这个人的素质,每个社会对于弱者的保护,体现的则是这个社会的温度。欺凌、虐待比自己弱小的人,理应受到舆论的严厉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就在前不久,韩国正式通过了《婴幼儿保育法》修正案,要求全国幼儿园等保育场所普及安装闭路电视监控系统,使儿童在幼儿园的活动公开透明,以此杜绝虐童事件的发生。类似的立法,我们也完全可以借鉴。

我们期待着幼儿园、救助站之类的地方受到人防、技防的多层次监管,那些弱小者无力保护自己,所以他们才最需要国家、社会,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给予最强力的保护。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薏芽健脾凝胶疗程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石家庄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云南治疗早泄方法
宁夏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冕宁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恩施市中心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