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至尊神武 第四十七章 例不虚发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6:43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四十七章 例不虚发

清晨,浓重的大雾弥漫在天地之间,好象从天上降下了一个极厚而又极宽大的白色门帘。

当陈恒等人清醒之后,却发现,整个天地间已经变得白蒙蒙一片,视线全被雾气挡住了。

巨木林中,云遮雾障,隔个三五尺距离就看不到人了,似乎整个空间里就只有眼前这么大。

“这是怎么回事?”

陈恒本以为白天视线正佳,能够更加清晰地辨别方向,可如今一看,竟是夜晚比白天看得更真切。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担忧,倒是苏凡看得比较开,毫不在意地道:“这样一来,别人也没那么容易发现我们了。”

陈恒等人想想也是,自己等人视线受阻,其他人不也同样如此么?这样一来,反倒更适合隐藏他们的身形了。

虽然如此,但在这样的大雾里,方向就更难辨别了,众人只能摸索着前进,凭直觉一路向前走。

林中不分方向,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绕圈,还是在后退,又或者确实是在前进。

“大家靠近一些,千万别走散了!”

在这种地方走散的话,恐怕就很难再找回来了。

陈恒内心暗暗叹息,本来他是想在树上作标记的,一路寻去,或许有可能穿出这片树木,可是现在如此大雾,即使做了标记也看不到啊。

心里这么想

,他却不能把这话説出来,不然恐怕要影响士气了。

就在这时,陈恒突然察觉到左边有一道尖锐的气流直冲而来,其中隐隐夹杂着细微的破空声。

“xiǎo心!”

陈恒脸色一变,突然一个转向,利用飘絮九变的身法迅速绕到后方的苏凡身侧,一手抓住他那粗壮的胳膊,用力扯到一旁。

其他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见到一道乌光闪过,呼啸着飞了过去,正好从苏凡的脸上擦过,带出一道血痕。

“咄”的一声,一支箭矢,刺入旁边的巨树中,深入过半。

苏凡此时还有些发愣,呆呆地摸着脸颊上的血痕。

刚才若不是陈恒及时拉了他一把,那支箭恐怕就要从他的脖颈直接穿过喉咙了。

“哥!”

苏灵顿时惊叫出声,连忙转到苏凡身旁,仔细看了一遍,见他没事才算松了口气。

两人相依为命,再没有别的亲人,想到哥哥差diǎn死在面前,苏灵就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她抬起头来,感激地望向陈恒,颤声道:“陈恒,我……”

陈恒自然知道她想説什么,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警惕了片刻,没有后续动静。

他走到大树旁,拔下箭矢端详了一下,惊疑出声:

“咦,好像是……”

陈恒从腰间取出另外一支箭矢,细细比对了一番,竟发现两支箭矢完全相同。

同样是一尺多的长度,箭身漆黑如墨,不知道用什么金属打造而成,根部有六片箭羽,在箭头下方刻着一个“天”字。

xiǎo白走上前来,看到陈恒手中的两支箭矢,先是一怔,接着不由自主地伸手按在肩窝,觉得那里在隐隐地发痛。

陈恒眼中寒光一闪,扬了扬树上拔下来的那支箭,冷声道:“这支箭与之前射到你的一模一样,肯定是同个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次绝对不能放过他。”

“你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xiǎo白声音有些低,他怎么也没想到,陈恒当时将箭拔下来之后竟然一直着。

“嗯。”

陈恒握紧箭矢,“我还要给你报仇呢!”

苏灵恨声道:“竟敢伤了xiǎo白之后又伤到我哥,绝对不能放过他!”

“对,这个仇必须报!”

此时苏凡也已经回过神来了,向陈恒diǎn了diǎn头,道:“陈恒,兄弟就不説谢了,下次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陈恒微微一笑,道:“你都説兄弟了,还那么客气干嘛,换了你,你也会救我的,走吧!”

四人顺着箭矢射来的方向,一路潜行过去。

周围雾气渐淡,虽然还没消散,但视野却是开阔了不少。

很快,前方传来一阵阵细微的打斗声,透过薄雾向前看去,隐约能够看到几个人影晃动。

由于巨木林中声音传递比较困难,陈恒等人也不怕被发现,便又悄悄靠近了一些。

很快他们就看清楚了,前方总共有五个人,一个是黑衣蒙面,看不清脸,从外形看应该是一名男子,他手里持着一把黑色长弓。

站在黑衣人对立面的有四个人,都是灰色仆装,三名男子,另有一名少妇。少妇身后背着一张被褥,里面似乎裹着一个人。

除了这四人之外,他们周围的地面躺了不少人,看样子都是被那黑衣人所杀。

“快走!”

当陈恒四人刚刚站定,就见到那三名灰衣男子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决绝,其中一人向那少妇大吼了一声,随即带着另外两人向那黑衣人冲了过去。

黑衣人发出一声冷笑,搭弓射箭,一气呵成,仅仅眨眼的功夫,一支箭矢便随着弓弦的轻“嗡”声直射而去。

“噗”的一声,跑在最前面的一名灰衣男子被正中眉心,箭尖带着一缕鲜血从后脑穿了出来,那男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轰然倒地,失去了生机。

剩下的那两名灰衣男子显然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利用自己同伴的死阻得黑衣人一时,迅速冲到了他身前。

一切都是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陈恒等人只是刚刚看清形势,事情就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黑衣人在弓箭上的造诣让陈恒大为警惕,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利索,射出去的箭力道也是十足,甚至准头也异常之高,比起他使用的飞剑还要强一些。

看样子,自己等人要找的便是他了!

不过应该用不着自己等人出手了,再高明的弓箭手一旦被近身,一身技艺也等于是废了。

正当陈恒以为那黑衣人性命休矣之时,却发现对方突然将长弓抡了起来,弓臂挥舞间,寒光一闪而过,如同一把钝器,狠狠砸在一名灰衣男子脑门。

鲜血飞溅,那灰衣男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便步了先前那位同伴的后路,倒地身亡。

近身杀了一人之后,黑衣人并没有就此退避,而是将长弓横移,寒光再闪,一颗头颅就此抛飞而起。

他竟是将弓弦当利器,直接割断了另一名男子的脑袋。

干净利落,心狠手辣!

弓是好弓,实力也强,这样一个对手,如果正面战斗,陈恒还真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

仅仅几次呼吸的时间,三名灰衣男子便都死在了黑衣人的手下,而且还是被不同手法杀死的。

而此时,仅存的那位少妇也只是转身跑出两xiǎo步而已。

陈恒等人看得震惊不已,苏灵更是夸张地用xiǎo手捂住自己嘴巴,同时瞪大了美眸。

黑衣人的目的显然不在那三名灰衣男子身上,刚刚将他们解决掉之后,立马换了口气,弯弓搭箭,箭矢倏然射向那少妇。

“噗”的一声,少妇根本没能闪开,那箭矢就已经从她背后的被褥射了进去。

少妇发出一声惊叫,被褥顿时掉落于地,在翻滚中摊了开来,定睛一看,竟是空无一物。

“好胆!”

黑衣人发出一声怒吼,显得暴怒至极,再次搭起一支箭矢,便想一箭射穿少妇,以泄心头之恨。

然而,就在他刚要松弦之际,“刷”地一道寒光映在脸上,遍体生寒。

黑衣人下意识地缩头,“嘣”的一声,劲风扑面,弓弦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切断鞭子般地甩来。

他的反应慢上一diǎn,就是被断弦甩在脸上的结局。

箭矢呼啸而出,却是失去了准头,从少妇身旁擦过,根本没能碰到她分毫,不过也吓出了她一身冷汗。

黑衣人惊怒交加,目光一转便发现那割断他弓弦的竟是一柄精金飞剑,还不待发作,身后突然感到一阵尖锐的破风声直袭而来,目标直指他后心。

黑衣人冷哼一声,右脚抬起,随着一个半转身便踢了出去。

不好!

身子刚刚转动,黑衣人突然骇然色变,自己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身后的那一道攻击,竟然是——四面夹击!!

第一道出现的攻击速度极快,顷刻间就来到了他背后,待他察觉,想去抵挡时,却发现左、右、前,三方也同时传来了足够让他致命的攻击。

仓促之下,只来得及匆匆一扫,却发现三道年轻的身影,两男一女,急速向他冲来。

一面几百斤重的盾牌,一把闪烁着寒芒的短剑,以及光华内敛,却同样危险的分水刺。

至于背后,那是一柄剑,反正都是能要他性命的攻击就是了。

即使黑衣人速度再快,修为再高,面对四面合围的攻击,也不可能完全抵挡下来。

不过,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迅速做出了反应,右手长弓猛地在地面一砸,整个身子腾跃而起,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那四道攻击。

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松口气,原本来自后方的那道攻击突然转向,从下至上直奔他脑门而来。

此时他才终于看清,那竟是一柄精金飞剑,与之前断他弓弦的飞剑一模一样。

追踪式攻击?

黑衣人心头一突,脑袋连忙后仰,险而又险的再一次躲开了。

“嗤!”

黑衣人只见到一抹光芒闪过眼帘,下一刻,喉咙处便像被一大团棉花堵住一样,全身的力气和生机都在不可抵挡地流逝。

“轰!”

整个身体,从空中重重地砸落下来,只是抽搐了几下就此不动了。

至死他都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躲开了那把飞剑,为什么会突然又多了一把,直接取走了他的性命。

他当然不知道,精金飞剑,实则有三把。

第一把断了他的弓弦,第二把只是为了将他逼入绝境的诱饵,真正取人性命的,永远是隐藏在暗处的第三把。

例不虚发,説的便是陈恒的第三把飞剑!

北京国仁医院看病怎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北京国仁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看病价位
北京国仁医院技术怎麼样